相关文章

浙江欲移民企“三座大山” 百亿基金纾困股票质押风险

  导读:上市公司纾困基金是如何运作的?以浙江台州为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本次股权投资仅用3周就完成了方案设计、资金募集到项目放款。

本报记者 包慧 杭州报道

在浙江,民营企业创造了全省56%的税收、65%的GDP、77%的外贸出口、80%的就业岗位和90%的新增就业。民营企业目前面临的困难,被有些民营企业家形容为“三座大山”:市场的“冰山”、融资的“高山”、转型的“火山”。

在全国支持小微和民营企业的大环境和统一动作下,浙江区域的银行和监管部门在解决融资的“高山”问题方面能有什么自选动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12月19日农业银行浙江省分行举办的“支持民营企业十项行动推进会”上,了解到浙江民营企业今年遇到困难的特殊性,以及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出台的纾困动作。

浙江省政府副秘书长高屹12月19日在前述会议上表示,浙江改革开放历史,就是民营经济发展史。最近一段时间,针对民营经济遇到的困难,省里密集召开会议专题研究,精准出台企业减负、小微成长、稳外贸等系列文件,打出一套以提振民营企业为重点的稳中求进组合拳。近日,浙江又出台十个方面31条具体举措,解决民企最急、最忧的问题。

台州地处浙江中部沿海,民营经济是台州的最重底牌。在53家台州上市公司中,民营企业占了绝对比重。

台州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应正南当日表示,台州近段时间谋划、出台和落地系列综合性帮扶举措,在化解上市公司大股东质押风险方面取得一些工作成效。

股票质押平仓风险逼来

当前,民营经济发展遭遇各种瓶颈,整体市场资金供给短缺,很多民营企业都面临债券集中到期、续发新债困难等问题,此外,今年来一些上市公司股东还面临着股权质押被强行平仓风险。

一位上市公司财务负责人12月19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民营企业短债长用是很常见的,今年该公司开始了转型。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提高长期债券比例,其次是提高境外融资、直接融资比例,并合理配置股权融资和债券融资的比例。比如说该公司在某境外银行的12年期贷款,总成本年化只有2.3%。

对此,浙江农行推出“债券归位贷”,帮助企业降低融资杠杆和融资成本,有效化解流动性风险;对股票质押率较高但业绩突出、前景良好、总负债率合适的上市公司,通过“股票质押置换贷”帮助企业将质押率控制在50%以内,助力优质上市公司缓释股票平仓风险。

浙江山鹰纸业2002年落户浙江海盐经济开发区,母集团从事造纸包装行业20余年,2018年集团总产能500万吨,行业排名第三,今年前3季度销售179亿元。

“特别是近年来,我们公司进入投入扩张期,今年又累计兑付债券45亿元,资金需求量非常大。省农行"债券归位贷"解决了我们到期债券兑付的资金需求,确保公司总体营运资金平稳。目前,公司负债率从最高时68.22%降为48.97%,大幅优于行业平均值。”山鹰国际控股股份公司副总裁石春茂当日表示。

为了预防股票质押的平仓风险,浙江台州的东港工贸集团希望逐步压降质押股票比例,但与多家金融机构沟通发现缺少可对接的产品。

东港工贸集团董事长王云富当日表示,“省农行向我们推出股票质押置换贷款业务,将东港工贸集团持有的近5亿元海翔药业股票质押贷款进行置换,集团质押率明显下降,海翔药业总股本质押率从年初39.45%下降至26.32%,帮助我们平稳度过资本市场下行期。”

东港工贸集团拥有全球产业链最完整、产销规模最大的染料活性艳蓝KN-R和医药克林霉素及培南类系列产品。今年前11个月,实现利税超10亿元。

此轮民营企业面临的风险和问题到底有何不同?

一位浙江区域的地方监管官员曾表示,从今年二季度开始全国的数据就开始出现问题,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问题变得较突出,同时感觉到政策开始预调微调。

“原来我们讲的是小微企业出问题,后来发现原来意义上优质大中型民营企业的融资问题也变得非常突出。一是从资本市场开始,然后和债券市场、信贷市场,这三个市场之间相互传染影响,也存在着市场的失灵。在二季度末的时候就关注到风险的转向——从以前的经营性风险转到流动性风险,从小微转到大中型民营企业,从互保转向企业头寸短缺,从而形成了一系列的反应。”前述官员称。

揭秘百亿纾困基金运行模式“经济有周期,行业有起落。”农行浙江分行行长冯建龙12月19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年民营经济面临周期性、暂时性的困难与挑战,一些民营企业出现少数坏账。对此,有的银行对民企搞大收缩、大退却,这是错误的。

“国企不比民企优越,民企也不比国企特殊。信贷应该不分所有制,不唯大小,不唯行业,只唯客户优劣。要在制度设计和政策实施上坚决杜绝任何形式的所有制歧视,纠正和消除对民营企业各种形式的歧视性政策,秉持一视同仁,打破各种各样的"卷帘门"、"玻璃门",为民营企业创造"竞争中性"的公平融资环境。”

农行浙江分行是浙江单一法人金融机构最大的存贷款银行。截至9月末,全行民营主体贷款4734亿元,占全部贷款54%。

经济下行期,部分行业、企业间的结构性信用紧缩问题加剧,一些民营企业甚至濒临股权质押爆仓、资金链断裂的边缘,金融机构风险偏好普遍下降。

但对发展前景较好、诚信度高但经营暂时困难的民营企业,浙江农行综合运用债委会、续贷展期、重新约期、调整承贷主体等手段,帮助企业渡过难关。2015年以来,浙江农行累计实施风险化解客户1002户,贷款金额486亿元,七成以上客户实现持续正常经营,44%的客户基本走出困境。

冯建龙表示,企业情况千差万别,加大对民营企业信贷支持并不意味着“大水漫灌”,帮扶施策也不可“一刀切”。

如何区别对待,冯建龙总结了“加减乘除”组合拳。“加法”是支持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导向、从事实体主业的民企,确保资金不被移用。“减法”是严防“垒大户”,阻拦客户“馒头做得比蒸笼大”。2016年以来,浙江农行累计压降过度融资、过度投资、过度担保客户授用信924亿元。“乘法”是从高新园区、科技孵化器等入手,支持新经济、新技术企业乘数式增长。“除法”是落实行业限额政策,退出技术低端、产能过剩、污染严重的企业。对“假摔”、恶意“逃废债”的企业和企业主,联合同业、司法、工商等部门坚决打击。

冯建龙强调,缓解民企融资难题,不能靠放松风险管控、降低信贷标准,更不能搞运动式放贷。风险底线始终是金融机构经营管理的生命线,银行对民企的支持,更多的是信贷结构上的调整而不是总量上的扩张。银企应遵循市场化原则,相向而行,防止“二次摔倒”,实现商业可持续发展。

融资难和融资贵之间必然有矛盾,企业界认为首要解决的还是融资难。

为此,浙江农行实施“民企提升贷”,利用信贷、债券、理财、信托等资金来源,每年新增贷款500亿元以上,扶持核心竞争力强、规模效益高的大企业大集团,重点支持“互联网+”“标准化+”“机器人+”等技术改造。对中小企业则重点扶持“小巨人”、“单项冠军”和“独角兽”企业。

解决了融资难之后,融资贵还是要解决。

浙江农行将全面落实“降息100 BP”,加大民营企业特别是普惠金融支持力度,争取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比2018年一季度末下降100BP,每年直接让利10亿元以上。同时,对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按照风险等价原则科学合理定价,利率最低可执行基准下浮10%。

浙江农行设立百亿“上市公司纾困基金”,以浙江农银凤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作为管理人,与浙江省政府和各级市政府建立总规模100亿元以上的“上市公司纾困基金”,投入有助浙江经济结构优化、有发展前景的民营企业。

11月19日,台州市与浙江农行合作成立上市公司纾困基金,通过“市场化、法治化”方式化解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质押平仓风险,首期资金4亿元已实缴到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本次股权投资仅用3周就完成了方案设计、资金募集到项目放款。在结构上,专项基金通过台州农银凤凰金桂投资合伙企业与星星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出资7.32亿元受让星星集团持有上市公司水晶光电(002273)股份7300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8.46%。在价格上,以不高于同期金融机构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价格承接大股东股票,缓解上市公司大股东质押压力。